新华日报
2020年01月06日
新华日报
第A04版:法治时空

夺命氰化物从何而来?

□本报通讯员 缪凌燕

刘某一度觉得自己有点冤,他没有想到在网上出售的“毒狗针”,竟会被用在人的身上,致使两人死亡。

47岁的刘某在微信上卖的“毒狗针”分为几种:能麻醉狗的“活狗针”,毒死狗的“死狗针”“药狗蛋”和氰化物等,搭配着弓弩一起卖。刘某在活鸡身上做过试验,“毒狗针”确实能麻醉或毒死动物。他平时就在朋友圈发布广告信息,当有生意上门,他通过快递向买家发货。

2018年,儿子刘某飞考入大学。刘某一方面觉得儿子不善言辞,想让他跟着自己学做生意,锻炼儿子的人际交往能力,另一方面觉得增加个帮手,生意可能会更好做一点。“你上大学交学费的钱就看你卖得怎么样了。”刘某的一句话,让刘某飞也加入了卖“毒狗针”的行列,他以“江苏省8元10支”等广告开始在朋友圈做生意。

每当刘某飞谈妥一单生意后,他就会将对方要的物品,还有地址发给父亲,由父亲负责发货。从2018年9月开始直至2018年12月,已经帮父亲谈成了近2万元的生意。在此期间,刘某给了儿子5000元钱,算是报酬,也算是儿子自己赚的生活费。但是,父子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这其中的一单竟然闹出了人命。

2018年11月27日,南京一家宾馆内,一间客房到了退房时间,客人却始终联系不上。当酒店员工打开房间,发现一男一女早已身亡,吓得赶紧报警。

这两人是什么关系?死亡的原因又是什么呢?经过侦查,民警得知死亡的两人是一对已经离婚的男女,李某和小梅。小梅的同事反映,李某因为赌博欠下大量赌债无力偿还,两人在2018年办理了离婚手续后,李某经常会跟她讲一些奇怪的话,比如想你、舍不得之类的,小梅工作认真,对生活比较积极,没有自杀倾向。

警方对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检查,在房间提取的粉末被检测出氰化钠成分,水样中检测出氰根离子,李某和小梅体内均检测出氰根离子成分,死亡原因为氰化物中毒。

虽然无法判断两人是否为相约自杀,但是似乎是为了留下一个交代,李某删除了短信和微信内容,仅留下了一条聊天记录,即向刘某飞购买氰化钾的记录。李军以280元的价格购买了10支“死狗针”、氰化钾一份,正是这些毒害性物质,造成两人的死亡。

2018年12月,刘某、刘某飞两人被警方抓获归案。警方对刘某住处进行勘验检查,提取并扣押针管飞镖89支、“药狗蛋”31颗、粉末物品密封袋一个。经检验,针管飞镖中均检测出氯化琥珀胆碱成分,“药狗蛋”、白色粉末状固体(块状物)及土粉末状固体(块状物)中皆检出氰化钠成分。经称量,在其住处搜查氰化钠粉末状固体超过50克。警方还在刘某交付快递的8个包裹中,提取并扣押针管飞镖476支,白色粉末1包。

据刘某交代,他觉得做这行比较挣钱,所以让儿子加入其中,告诉儿子用途和使用方法,并叮嘱要注意观察客户的言辞,说普通话、问成分的一律拉黑,他知道“毒狗针”的成分含有琥珀胆碱、氰化钠,而这些都属于国家严格管控的危险化学品,是不能私下买卖的。而作为大学生的刘某飞,在家见过父亲制作麻醉剂,他以为买这些东西的人,都是毒杀动物的,他曾上网搜索过,卖这些东西是违法的,他觉得只要小心点就不会有问题,为自己挣了生活费,没想到却是在自毁前程。

氰化物是国家严格管控的危险物质,只要0.1克到1克之间就达到致死的剂量,如果买卖的数量达到一定的标准或者致人死亡的话,就构成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。日前,秦淮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对刘某、刘某飞两人提起公诉。

(文中人物为化名)

集团数字报刊 : 新华日报 | 扬子晚报 | 大学生村官报 | 南京晨报 | 江苏经济报 | 江苏法制报
2020-01-06 2 2 江苏法制报 c733468.html 1 夺命氰化物从何而来?